每一場人生都是一種哲學,我們都是大隱於市的哲學家。所謂的哲學,並不是玄思空想,而是切實的生活。怎麼想不重要,重要是怎麼活。
年輕我們需要什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