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實在是幻象,雖然很牢固。科學只能斷言是什麼,而不能說應當怎樣,在其領域之外仍然需要所有的價值判斷。」
愛因斯坦
一個美國警官的瀕死經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