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們都是獨一無二,裝在脆弱外殼的靈魂,你我也或多或少,都必須面對一著名為體制的高牆,要戰勝它唯一可能,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,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獨特而活生生的靈魂,體制卻沒有,不是體制創造我們,而是我們建立了體制。」日本文學家—村上春樹
雄鷹為師